频道栏目
读书频道 > 安全 > 反欺骗的艺术——世界传奇黑客的经历分享
致谢
2014-08-22 16:31:03     我来说两句
收藏   我要投稿
在《反欺骗的艺术——世界传奇黑客的经历分享》中,米特尼克邀请读者进入到黑客的复杂思维中,他描述了大量的实际欺骗场景,以及针对企业的社交工程攻击和后果。他将焦点集中在信息安全所涉及到的人为因素方面,  立即去当当网订购

凯文•米特尼克致谢

真正的友谊可以定义为两人心灵相通;在一个人的一生中,真正称得上朋友的人可能并不多。Jack Biello是一个忠实的、富有爱心的人,当我遭受记者和政府检察官们的不公正指责时,他敢于站出来为我讲话。在“释放凯文”的运动中,他的声音非常关键;他也是一位天才作家,撰写了大量引人注目的文章,揭露了政府不希望民众知道的许多信息。Jack总是毫无恐惧地为我仗义执言,与我一起准备演说稿和文章,曾经一度担当我和媒体之间的桥梁。

因此,本书将我最真挚的爱谨献给我最亲密的朋友Jack Biello,在我们刚完成初稿之际,他因癌症不幸去世,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失落和悲伤。

如果没有我家庭的关爱和支持,要完成这本书是不可能的。我的母亲Shelly Jaffe和我的祖母Reba Vartanian,从我一出生开始,始终无条件地给予我爱护和支持。我是如此地幸运,有这样一位富有爱心的母亲专心致志地抚养我,我也把她当作最要好的朋友。我的祖母就像是我的第二个妈妈,她给予我的抚养和关爱,也只有一个真正的母亲才能做得到。她们都富有同情心,教给我许多关爱他人、济贫扶弱的道理,因此,在效仿这种给予与关爱的模式的过程中,我在某种意义上,也在重走她们的人生道路。我希望她们能原谅我,在本书撰写过程中,我把她们放在次要的位置上,以工作和截稿期限为托词,放弃了去看望她们的机会。如果没有她们一贯的关爱和支持,要完成这本书是不可能的,我将永远铭记在心。

我多么希望我的父亲Alan Mitnick和我的哥哥Adam Mitnick能一直活着,在本书上架的第一天,与我一起开启香槟庆祝。我的父亲是一位销售员,也有自己的生意,他给了我许多美好的东西,令我终生难忘。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我有幸能陪伴在他身边,尽力给他以安慰,但是,这是一次非常痛苦的经历,情绪至今我仍无法恢复过来。

我的姨妈Chickie Leventhal在我心里始终有着特殊的位置,尽管她对我曾经犯过的愚蠢错误非常失望,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关爱和支持我。在我专心写作本书的这段时间里,我牺牲了每周一次的犹太教安息日庆祝活动,因而无法与她、我的表妹Mitch Leventhal和她的男友Robert Berkowitz博士相聚在一起。

我也必须向我母亲的男友Steven Knittle表达我最真挚的谢意,在我无法陪伴我母亲的这段时间里,他给我母亲关爱和支持。

我的叔叔当然也值得赞扬,有人说我继承了Mitchell叔叔的社交工程师潜质,他知道如何用一些特殊的技巧来操纵这个世界以及有关的人员,而我从来不奢望能够理解这些技巧,更别提掌握它们了。他很幸运,在那些年里,他迷人的个性影响了每位接触者,但他对于计算技术从来没有像我这么有热情。他将永远配得上社交工程师大师的称号。

在写这份致谢的此刻,我意识到有那么多的人需要感谢,感谢他们的爱护、友谊和支持。这几年来我认识了许多善良、慷慨的人士,虽然我无法一一记得他们的名字,但可以这么说,我需要一台电脑才可以将他们全部存储下来。有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写信给我,言辞之间充满了鼓励、赞扬和支持。这些言语对我而言意义甚是重大,尤其是当我最需要的时候。

我也要特别感谢所有支持我并且花费了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来替我说话的人,他们表达了对我的关怀,反对我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以及那些希望借着“凯文•米特尼克的神话”而牟利的人的夸张不实之词。

我很庆幸能与畅销书作家威廉•西蒙(William L. Simon)合作,尽管我们有不同的工作节奏,但我们仍然一起勤奋地工作。西蒙做事非常有条理,每天早早起来,以一种非常有序的方式进行工作,计划性很强。我很感激西蒙如此宽容,能够容忍我的夜间工作方式。我对本书的专心投入,以及长久的工作时间,常常使我熬夜到凌晨,正好与西蒙的正常工作时间完全冲突。

同样幸运的是,西蒙不仅能将我的想法转变成供高级读者欣赏的文字,而且他还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能够容忍我的程序员特色,即着眼于各种细节。实际上,我们确实是这样合作的。然而,我也要在这里向西蒙表达我的歉意,由于我一再要求精确和细致地介绍细节,所以导致在他漫长的写作生涯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拖延交稿日期。他有作家的自尊,最后我理解了这一点,并且也尊重他的想法;我们都希望下一次再有合作写书的机会。

这次写作过程中最值得一提的部分是,我们来到西蒙位于圣达非大农场的家中,在他家里工作得非常愉快,而且他的妻子安妮对我也关怀备至。安妮的谈吐和厨艺无疑是我所见过的最棒的一个。她是一位很有品味的才女,个性快乐,将家庭经营得温馨甜美。之后我每次喝减肥苏打水的时候,脑海深处总是会想起安妮警告我阿斯巴甜糖的危险性。

Stacey Kirkland对我来说也意义重大。她花了许多时间帮我在Macintosh上设计出各种图表,通过这些图表使我的想法逐渐整理成形。我很赞赏她优美的个性;她是一位非常可爱而又富有爱心的女子,希望她一生都过得顺利。她以朋友的身份鼓励我,她也是我极为在意的一个人。我在此感谢她给予我的热情支持,以及当我需要的时候她总是能帮助我。

Nexspace公司的Alex Kasper不仅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一位商业合作伙伴和同事。我们俩一起在洛杉矶的电台节目导演David G. Hall的指导下,在KFI AM 640频道主持了一个非常受欢迎的Internet谈话节目“Internet的阴暗面”。Alex为本书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帮助和建议。他对我的影响总是积极和正面的;他热心慷慨地帮助我,常常熬到深夜。Alex和我最近制作完成了一部影片/视频,帮助企业培训他们的员工防范社交工程攻击。

Informed Decision公司的Paul Dryman是我的好朋友。这位受人尊敬和信任的私人侦探帮我明白了背景调查的趋势和过程。Paul的知识和经验有助于我更好地讲述本书第Ⅳ部分中的个人安全和隐私问题。

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Candi Layman自始至终给我支持和关爱。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期望她一生幸福平安。在我生命惨淡的日子里,Candi一直鼓励我,给我送来浓浓友情。我很幸运能遇到这么一位既有爱心,又懂得关怀别人的人,在此感谢她对我的帮助。

我的第一笔稿费显然应该缴给我的移动电话公司,因为我有大量的时间在跟Erin Finn用手机通话。毫无疑问,Erin就像我性情相投的伴侣一样。我们在许多方面如此相像,以至于让人觉得害怕。我们都喜爱技术,在食物、音乐、电影方面也有同样的口味。AT&T无线公司一定损失了很多钱,因为他们给了我“夜里和周末全部免费”打电话给她在芝加哥的家里。至少我现在已经不再使用“凯文•米特尼克”付费方案了。她对这本书的热情和信念一直激励着我。有她这么一个朋友,我备感幸运。

我也要感谢那些帮我安排职业生涯的人,他们以各种特别的方式做出了牺牲。我的演讲场次是由Amy Gray安排的,Amy Gray是一位非常诚实、讲人情的人,我非常钦佩和喜爱她;Waterside Productions的David Fugate是一位书商,在签订本书合约的前后,替我在许多场合下遭了不少罪;洛杉矶的律师Gregory Vinson在我和政府长达数年的争斗过程中,始终是我的辩护律师团成员之一。我相信他也能体会到西蒙对我极度关注细节的理解和耐心;当他帮我撰写法律函件的时候,我相信他也有同样的经历。

我与律师打交道的经历太多太多了,但是我还是想在这里,向那些在我与刑法系统进行负面互动的多年中,为我挺身而出、在我需要的时候向我提供帮助的律师们,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从亲切的话语,到悉心办理我的案子,我发现,我所碰到的许多律师根本不符合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律师的刻板形象。我变得非常尊敬、钦佩和欣赏这么多律师给予我的亲切支持,以及在精神上慷慨地鼓励我。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值得我用一整段的溢美之词来表达我的感激;我至少要提及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深藏在我的心里,让我永存感激:Greg Aclin、Bob Carmen、John Dusenbury、Sherman Ellison、Omar Figueroa、Carolyn Hagin、Rob Hale、Alvin Michaelson、Ralph Peretz、Vicki Podberesky、Donald C. Randolph、Dave Roberts、Alan Rubin、Steven Sadowski、Tony Serra、Richard Sherman、Skip Slates、Karen Smith、Richard Steingard、Robert Talcott、Barry Tarlow、John Yzurdiaga以及Gregory Vinson。

我非常感谢John Wiley & Sons给了我出版本书的机会,以及他们对于像我这样写书新手所具有的信心。我要感谢Wiley出版公司的下述成员使我的梦想成真:Ellen Gerstein、Bob Ipsen、Carol Long (我的编辑及版式设计)和Nancy Stevenson。

其他还有许多亲朋好友和业务合作伙伴,也曾经给过我建议和支持,以各种不同方式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对我来说也非常重要,因而在此列出他们的名字表示我的感激。他们是:J. J. Abrams、David Agger、Bob Arkow、Stephen Barnes、Dr. Robert Berkowitz、Dale Coddington、Eric Corley、Delin Cormeny、Ed Cummings、Art Davis、Michelle Delio、Sam Downing、John Draper、Paul Dryman、Nick Duva、Roy Eskapa、Alex Fielding、Lisa Flores、Brock Frank、Steve Gibson、Jerry Greenblatt、Greg Grunberg、Bill Handle、David G. Hall、Dave Harrison、Leslie Herman、Jim Hill、Dan Howard、Steve Hunt、Rez Johar、Steve Knittle、Gary Kremen、Barry Krugel、Earl Krugel、Adrian Lamo、Leo Laporte、Mitch Leventhal、Cynthia Levin、CJ Little、Jonathan Littman、Mark Maifrett、Brian Martin、Forrest McDonald、Kerry McElwee、Alan McSwain、Elliott Moore、Michael Morris、Eddie Munoz、Patrick Norton、Shawn Nunley、Brenda Parker、Chris Pelton、Kevin Poulsen、Scott Press、Linda与Art Pryor、Jennifer Reade、Israel与Rachel Rosencrantz、Mark Ross、William Royer、Irv Rubin、Ryan Russell、Neil Saavedra、Wynn Schwartu、Pete Shipley、Joh Sift、Dan Sokol、Trudy Spector、Matt Spergel、Eliza Amadea Sultan、Douglas Thomas、Roy Tucker、Bryan Turbow、Ron Wetzel、Don David Wilson、Darci Wood、Kevin Wortman、Steve Wozniak以及洛杉矶W6NUT(147.435MHz)转播台的所有朋友们。

我的缓刑监督官Larry Hawley值得特别感谢,因为他允许我撰写本书,从而使我成为安全方面的顾问。

最后,我必须感谢执法部门的先生女士们。对这些履行自己职责的人,我肯定不会记仇。我坚定地相信,将公众的利益置于自己的私利之上,并且献身于公众服务的行为是值得尊敬的,尽管我过去有时候非常傲慢。但是,我希望你们都知道,我热爱这个国家,我将尽我的力量使它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这也正是我为什么要写作本书的原因之一。

威廉•西蒙致谢

我有一个观念,即每个人都有一个适合于自己的另一半;只不过有的人不够幸运,还没有找到他们的意中人。而其他的人则非常幸运了。我很幸运,在人生旅途中很早就找到了另一半,已经与上帝恩赐给我的礼物——我的妻子安妮—— 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如果我忘记了自己有多幸运,那么,我只需注意一下有多少人在寻求到她公司工作的机会,以及有多少人珍惜与她共事的机会。安妮,谢谢你陪我走过人生。

在本书的撰写过程中,我得到了一群忠实朋友的帮助,他们向我保证,我和米特尼克一定能够实现我们的目标,将事实和想象结合成这本非同寻常的书。他们每个人都代表了真诚、忠心不渝的价值观;他们都知道,当我写下一本书的时候,可能会再找他们帮忙。按字母顺序,他们是:Jean-Claude Beneventi、Linda Brown、Walt Brown、Lt. Gen. Don Johnson、Dorothy Ryan、Guri Stark、Chris Steep、Michael Steep和John Votaw。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Network Security Group的总裁John Lucich,以及Gordon Garb。John愿意接受一个朋友的朋友之请求,花时间为我提供帮助;而Gordon则总是热心地在电话中回答我的许多关于IT部门运营的问题。

有时候在人生中,一个朋友向你介绍了另一个人,由于前者的推荐以及后者也成了你的好朋友,因而前者在你的心目中占有了更重要的一席之地。加利福尼亚州Cardiff的文稿代理商Waterside Productions的代理员David Fugate负责构思这本书,并且将我和本书的合作者,凯文•米特尼克,撮合到了一起,而凯文•米特尼克后来也成了我的好朋友。谢谢David。我也要感谢Waterside的老板,无人能比的Bill Gladstone,他总是让我忙于一本又一本的图书:我很高兴人生中有你的惠顾。

在我们兼作办公室的家里,安妮得到了一群能干下属的帮助,包括行政助理Jessica Dudgeon和管家Josie Rodriguez。

我要感谢父母Marjorie和I. B. Simon,我希望他们在世间享受到我作为一名作家的成功和喜悦。我也要感谢我的女儿Victoria;当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意识到自己是多么赞赏、尊重她,并且为她而感到骄傲。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上一篇:作者自序
下一篇:目录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排行
热门
最新书评
特别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