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读书频道 > 安全 > 反入侵的艺术——黑客入侵背后的真实故事
2.5 调查Khalid
2014-08-22 14:34:41     我来说两句
收藏   我要投稿
本书中有些故事令人震惊,有些故事开阔视野,有些故事使你为黑客的灵感而发笑。如果你是一位IT或安全专业人士,就能从每个故事中吸取教训以帮助你的公司加固安全。如果你并非技术人员,而只是对有关犯罪、胆大、  立即去当当网订购

Khalid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激进分子,还是仅是个骗子,故意引诱青少年呢?亦或这一切是联邦调查局设下的圈套,来测试这帮年轻的黑客究竟打算在这条路上走多远?曾经有段时间,每个与Khalid打过交道的黑客都怀疑他不是真正的激进分子;对这群少年黑客来说,与向外国间谍提供信息相比,受到别人愚弄更难接受。Comrade说他“在Khalid是谁这个问题上考虑得最多。我不知道他究竟是联邦调查局人员还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我与neOh谈过这个问题,最后我认为他不是违法分子。但我没收过他一分钱—— 那是我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能跨越。”(在早些时候与他谈话的过程中,当他第一次提及Khalid要给他10 000美元作为报酬时,他似乎对钱的数目印象非常深刻。如果他真的入侵成功,而Khalid真的付给他钱了,他真能拒绝吗?也许在这个问题上,Comrade自己也没有答案)。

neOh说Khalid“听上去十分专业”,但同时也承认自己一直都怀疑Khalid是否真的是激进分子。“在我跟他说话的时间里,我真觉得他是狗屎。但向与他接触过的朋友打听后,我们认为他的身份确实如他所说。

另一名黑客名叫SavecOre,有一次在IRC里遇见一名自称有个叔叔在联邦调查局的人,他说自己的叔叔可以让一个叫MilwOrm的黑客组织有豁免权。“我心想,这样我们就能给联邦调查局捎去口信,说我们不是恶意的。”SavecOre当年接受了记者McKay的邮件采访。“所以我就给他留了电话号码。第二天我就接到了一个自称是联邦调查局探员的电话,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居然操着浓重的巴基斯坦口音。”

“他告诉我他叫Michael Gordon,在华盛顿特区联邦调查局工作”,SavecOre告诉记者。“我那时意识到也许一直以来,他就是Ibrahim。”有些人在猜测也许所谓的恐怖分子就是联邦调查局的探员。而SavecOre得出的结论刚好相反:那个自称是探员的人是真正的恐怖分子,他这么做是想刺探一下孩子们是否会真的揭发他。

那个认为这一切都是联邦调查局计划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如果仅是联邦政府想知道这些孩子究竟能干些什么,以及他们究竟会怎么做,那事先允诺的钱就会付给孩子们。如果联邦调查局认为事情相当严重,以至于要安排卧底的话,他们会用钱掩盖真相。然而他们事先允诺1000美元,然后又没兑现,这样就让事先的安排显得没有意义。

事实上,他们当中有一个黑客从Khalid那里拿到了一笔钱,他就是Chameleon。“一天早上我打开信箱,发现里面有张1000美元的支票,上面还有一个波士顿的电话号码”,Chameleon的事情登上了当年的另一家刊物《连线新闻》(1998年11月4期)。Khalid知道他有政府的计算机网络拓扑图,那张支票就是冲着这张图来的。Chameleon将这张支票兑换了。两个星期后,他突然被联邦调查局人员抓去审问关于这张支票的问题,这儿读者也许会问政府怎么会注意到一张千元支票的问题,然而那时是9•11之前,联邦调查局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国内犯罪上,而对恐怖威胁却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Chemeleon承认自己拿了钱,但对《联系新闻》的记者坚称自己从未向Khalid提供图的任何信息。

虽然他承认收了国外恐怖分子的钱—— 这个行为可能导致被当作间谍起诉,并被判长期劳役—— 但是事情过后没有下文。这就更加增添了事件的神秘色彩。也许政府只是想以此警告黑客:与外国商人做生意是危险的。也许这笔钱根本就不是Khalid给的,而是联邦调查局寄来的。

很少有人知道Chameleon的真实身份,而且他也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我们想得到他眼中故事的版本,他拒绝了(仅仅提起他认为Khalid是联邦调查局人员,而不是恐怖分子)。如果我是他,我也不会愿意被别人问及这个话题。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上一篇:2.4 Comrade被捕
下一篇:2.5.1 恐怖组织Harkatul-Mujahideen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排行
热门
最新书评
特别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