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读书频道 > 安全 > 反入侵的艺术——黑客入侵背后的真实故事
概述
2014-08-22 14:06:13     我来说两句
收藏   我要投稿
本书中有些故事令人震惊,有些故事开阔视野,有些故事使你为黑客的灵感而发笑。如果你是一位IT或安全专业人士,就能从每个故事中吸取教训以帮助你的公司加固安全。如果你并非技术人员,而只是对有关犯罪、胆大、  立即去当当网订购

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坚持这么做。是上瘾了?缺钱花?还是对权力的无限渴望?—— 我可以为此找到许多理由。

—— neOh

网名叫Comrade的一位20岁年轻黑客此时正在迈阿密一个风景优美的社区内的一套房子里转悠。这套房子是他和弟弟共同所有的。他们的父亲也与他们住在一起,但这仅是因为他弟弟年幼,社区儿童服务处坚称在孩子未满18岁之前,家里得有大人负责监护。两兄弟对这一切毫不在乎,并且他们的父亲在别处也有自己的公寓,只要时机一到,他就会搬回去。

Comrade的母亲两年前去世了,去世后将这套房子留给了儿子,因为她和孩子们的父亲离婚了。她同样留下了一些钱。弟弟上高中了,Comrade整日“都闲赋在家”。对家里很多的问题,他表示“并不在意”。如果你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监狱—— 事实上是曾被联邦政府指控为最年轻的黑客—— 这种经历也许会改变你对他的看法。

黑客无国界,自然对Comrade和他远在3000英里外的黑客朋友neOh也是一样。非法入侵让他们相识,并让他们因此经历了不少事情,最后,这一切都成为他们为国际恐怖组织攻击高度保密的计算机系统的诱因。那时,沾上这些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

neOh比Comrade大一岁,并且“当能够着键盘的时候,就开始玩电脑了”。他父亲经营着一家计算机硬件商店,这位父亲与客户见面谈生意时也会带上自己的孩子;当时年幼的neOh就坐在父亲腿上。11岁时,他已经为方便父亲做生意编写dBase代码程序了。

一次在网上,他偶然发现了一本书籍Takedown (Hyperion出版社,1996)—— 那是一本关于我自己入侵冒险经历的书,描述了我三年的黑客生涯,和联邦调查局对我开展的调查,其中的叙述与事实相去甚远。neOh被这本书迷住了:

你的故事极大地激励了我。你真是我的偶像。我把故事里的每个细节都仔细地阅读过,我想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人物。

这就是他最初涉足黑客的动机。他用计算机、网络集线器和一个6英尺长的旗标装饰自己的房间,打算从此步我的后尘。

neOh开始为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黑客打下扎实的知识基础,并有意培养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技术水平上升很快,应有的谨慎却相对不足。他用黑客的语言来描述当自己还是这方面的新手时,说道:“在我只能进行低级攻击时,我是个十足的冒失鬼,我往别人网站涂鸦后,把自己的真实邮箱地址粘贴在网站里。”

他以前常在IRC(Internet Relay Chat)聊天室里转悠。IRC是一个基于文本的Internet聊天室,在那里,有共同兴趣的人可以在网上会面,并实时互换信息,例如用蝇钓鱼、飞机收藏、家酿啤酒等其他成千上万个话题,当然也包括非法入侵。只要你在IRC聊天室里写下一条信息,所有在线的人都可以看到,并能收到回复。虽然许多人经常上IRC,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交流的所有内容都会被记录下来。我想,到目前为止这些记录所包含的字数与国家图书馆里所有图书所包含的字数差不多—— 而这些在匆忙间不假思索写下的不顾后果的言语甚至在几年之后都能查到。

Comrade也在IRC聊天室里消磨了不少时间,就是在IRC聊天室里与遥远的neOh结识,并成为好友。黑客们经常组成联盟交换信息,并进行群袭。neOh、Comrade以及另一个孩子决定组建自己的联盟,并取名为“无敌小精灵”。另外几个黑客也被允许加入到这个组织的谈话中来,但最初三个成员并没有将他们进行“黑帽黑客”入侵的事情告诉其他人。“我们攻击政府的网站仅是觉得好玩而已”,Comrade说道。据他估计,他们曾攻击过几百个据称是安全的政府网站。

IRC的一些频道是灌水区,不同类型的黑客可以在那里聚首。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Efnet,据Comrade描述,这个站点“并不是真正的地下站点—— 而是一个庞大的服务器群”。但在Efnet内却有一些鲜为人知的频道,在这些频道内你无法自己访问,而必须首先赢得一些黑客的信任,由他们介绍才能入内。Comrade说这些频道才是“真正埋在地下的”。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上一篇:1.11 小结
下一篇:2.1 恐怖主义者投下诱饵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排行
热门
最新书评
特别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