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 网站 > 网页设计 > 软件之道:软件开发争议问题剖析
13.1.1 能力缺陷,个人喜好以及文化偏见
12-07-06    叶孤城
收藏    我要投稿   
《软件之道:软件开发争议问题剖析》集合了几十位软件工程领域顶尖研究人员的实证研究,通过呈现他们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研究成果,揭示了软件开发社区普遍存在的一些确凿事实和虚构之事。书中探讨了更有效的编程...立即去当当网订购

能力缺陷,个人喜好以及文化偏见

对于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STEM)阳盛阴衰的问题,人们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包括先天能力差异、个人喜好和文化偏见等原因。Ceci、Williams和Barnett开发了一种框架,研究各种因素之间的相互影响[10]。接下来,我们将研究每个因素,然后用Ceci等人的整合框架来综合分析。研究得出的图表(见图13-1)让人们感到这些因素之间存在非常复杂的相互影响。虽然生物学意义上的性别差异会起一定的作用,但研究表明,也有可能与不良的性别歧视有关,这就提出了进一步的问题。

1. 女性数学空间能力缺陷的证据

研究人员已经对男性和女性先天能力的差异(以及孩童时代的经历及环境导致的差异)进行了探索,并把它作为一种可能的原因来解释为什么女性在计算机相关领域越来越少。有大量证据表明女性在数学密集型任务上不如男性。这种性别不对称存在于能力分布的最上端。例如,SAT数学成绩前1%的学生中男女比例是2比1,前0.01%学生中的比率是4比1[23] [28]。但分数最低的学生中,男性也占大多数,这意味着男性整体表现差异很大。

 

Ceci、Williams和Barnett[10]把认知性别差异的证据分为平均差异(分布的中点),右尾差异(最优秀的10%,5%和1%),后者更好地代表了从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的人群。根据美国1960年~1992年对青少年的概率抽样,Hedges和Nowell发现男性和女性考生的考试成绩分布在最高和最低的1%,5%和10%中差异很大[20]。男性在科学、数学、空间推理、社会研究和机械技能上表现出色。女性在口头表达能力、联想记忆表现和感知速度上胜出。这些发现提出了一个可能性,CS和IT相关领域的性别分布可能和生理特性有关。1

 

大脑的相对大小、脑组织、荷尔蒙差异的研究也与之相关。Ceci和Williams查看了近期生物学上有关认知性别差异的研究,调查了大脑体积、脑组织和激素的差异[8]。Deary等人发现了智力与脑容积的适度相关性(0.33~0. 37)[13],而男性平均大脑容量大于女性。在讨论这项研究时,Ceci和Williams指出:“大多数关于性别差异的生物研究关注的是平均值,而STEM领域的性别差异研究关注的是最右尾部值(最高的1%,甚至最高0.1%或最高0.01%)。”换句话说,大脑平均差异的研究并不切合我们的问题,因为能证明男女之间数学和空间能力差异的有力证据,只会出现在能力分数范围的最顶部(或底部)。

 

其他被Ceci和Williams引用的研究,指出男性和女性使用不同的大脑部位来完成相同的任

 

务。Ceci和Williams得出结论:“基于其他独立的重复实验和有代表性的取样,可以总结得出男性和女性使用不同的大脑结构来实现相同的一般认知能力。”

 

此外,Ceci和Williams引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考察了出生前和出生后激素对于认知性别差异的影响。在这项研究中,雄性老鼠比雌性老鼠更快走出迷宫。一旦雄性老鼠被阉割,他们的优势就消失了。Ceci和Williams还回顾了另一个研究,在变性手术时,女性如果服用大量的抑制雌激素药物,并摄入大剂量的男性荷尔蒙,会增强空间能力。这一领域的大量研究指出,荷尔蒙可能会影响妇女的专业选择。不过,目前还不清楚影响会有多大。Ceci和Williams认为:“没有足够强有力和一致的证据能表明激素是STEM领域性别差异的主要原因。”

 

在结束荷尔蒙差异的讨论前,我们应该考虑它是否导致了一些行为差异,使得计算机相关工作对女性的吸引力没有对男性大。

 

统计表明,妇女都致力于专业工作。2008年,美国57%的专业工作由女性承担[4] [33],同时她们在数学这门与计算机密切相关的学术学科中也十分成功(按成绩来衡量)。由此看来,我们似乎需要跳过能力不足的解释,来询问女性自己的选择。统计结果表明,我们需要对影响女性决定是否从事计算机领域的因素进行性别敏感研究。我们还需要考虑女性是否认为自己在CS的男性文化下被剥夺了权利。如果,这里真的藏有性别失衡的重要原因,那么这里也可能存在一个机会来扭转这一趋势。

 

2. 个人喜好和生活方式选择所起的作用

 

与此同时,一些研究人员强调了个人喜好和文化的影响。有人声称,人们对职业和生活方式选择的固有印象是女性较少选择计算机科学的主要原因,更有人强调,反对女性选择这类职业的文化压力是最大的原因。接下来,我们将检验这些观点的证据。

 

关于职业选择,职业上的性别交替在历史上一直出现,尤其是在教学,文秘,医药领域上。这些交替很容易解释,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职业的威望和报酬发生了变化,而不是受激素或基因影响。男性不断接手被认为更具有经济价值的工作,这表明性别劳动力模式更多地受到文化和政治力量的驱动,而不是简单的生物差异。在最近有关女性选择从事健康相关职业的纵向研究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文化价值驱动职业选择的有趣平行案例。Jacqueline Eccles和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同事们发现,即使考虑到数学能力,年轻女性更喜欢从事健康相关的职业,因为较之男性,她们认为面向人和社会的职业更有意义。

 

Margolis、Fisher 和Miller 在他们于2000年进行的研究中,更为深入地证明了女性更倾向于(或更重视)服务他人和社会的选择。该研究涉及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专业的51个男生与46个女生(总共210个访谈)。这里引述受访者中一位女性的话,呼应了Eccles的理论。

 

我的想法是,你可以拯救生命,而不是从社会中脱离出去。这实际上是把自己作为社会的一份子。这实际上是帮助别人。因为我内心深处想要提供帮助。我觉得我在计算机科学中的唯一的问题是,我将会脱离于社会,而无法对社会做出什么贡献;也无法帮助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我想找到一种方式可以帮助别人,那样我就愿意以计算机科学为职业了。

 

Margolis、Fisher和Miller发现,女性在计算机中追寻以人为本的目标,这与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其他研究相一致。他们的调查指出,44%的女学生(相对于9%男性学生)强调用更人性化的项目整合人与计算机的重要性。总体来看,女性更倾向于医疗用途(如心脏起搏器,肾透析机,以及找出疾病)、通信、解决社会问题的计算,而不是单纯为了计算而计算、为了开发更好的计算机或编写游戏而计算。

 

Ferriman、Lubinski和Benbow指出了一些相似的价值观问题,生活方式偏好和生活目标取向中的性别差异,是女性在STEM领域中人数较少的主要原因[16]。他们的研究别具一格,因为他们能够把“能力”保持为常量,并把人数范围缩小到STEM领域中最出色的人群。通过对数学早熟青年超过20年的跟踪,他们发现,“继完成研究生学位后,男性更关注职业、更个体性,而女性似乎在生活目标取向中更全面和公共,更普遍地注意家庭、朋友、自己和他人的社会福利。” 那么按这种说法,CS中女性很少是因为她们对其他学科和领域更感兴趣。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分享到: 更多
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  
上一篇:1.3 功能
下一篇:1.5 小结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JavaScript网页动画设
1.9 响应式
1.8 登陆页式
1.7 主题式
排行
热门
文章
下载
读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最好的IT技术学习网站